MASK

小贞&D君←随意叫。
常年三分热度。
偏爱老番
新番(yuri、d机关)
大学狗,會畫畫,有點渣...除了畫畫沒有技能點。( ˘•ω•˘ )

【阴阳师全员恶搞】联诗(重发,短完)

哈哈哈哈哈

下沙:

我只是想表达我对他们(粉似黑)的爱意而已。


高亮:中华文化入侵!有些微鬼使兄弟酒茨酒成分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
在一个酒足饭饱月朗星稀的晚上,式神们都在小院里悠闲地乘着凉。不知是谁突然提出了一个建议,大家开始在夜色中兴致勃勃地联起诗来。


 


晴明摇着扇子笑容优雅:“我觉得普通的联诗没什么意思,不如来对‘三句半’如何?”


 


众式神一脸懵逼:“啥叫‘三句半’?”


 


晴明:“来,我们给你们示范一下。”


 


他走到了源博雅身边。


 


晴明:  天朗气清秋正好。


 


源博雅:冬天恐怕要来到。


 


晴明:……不如登高且吟赋?


 


源博雅:我怕感冒。


 


晴明默默走了回来:“这就叫‘三句半’。”


 


众式神一片沉默。


 


狸猫干笑着拍了几下手:“对得好……对得好……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今夜的风儿真是有些喧嚣啊。


 


 


【于是在主人的鼓励下式神们也纷纷对了起来。】


 


 


场景一


 


姑获鸟:伞剑飒飒秒全场。


 


萤草:一个甩胸奶八方。


 


白狼:好歹让我开个大?


 


座敷童子:鬼火用光。


 


白狼:……


 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 


场景二


 


大天狗:昔有佳人盈盈立。


 


酒吞童子:吞骨噬心血淋漓。


 


阎魔:??谁家姑娘这么屌?!


 


青行灯:茨木变的。


 


其余三人:……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 


场景三


 


晴明:日攒勾玉三千颗。


 


神乐:以头抢地无所得。


 


八百比丘尼:仰天大笑出门去。


 


源博雅:又疯一个。


 


晴明:说好的友谊呢????


 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 


场景四


 


鬼使白:孤烟荒冢冥灯现。


 


鬼使黑:执手相看泪涟涟。


 


跳跳弟弟:……画风有点不对劲?


 


跳跳妹妹:兄弟相奸……啊不,相见。


 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 


场景五


 


判官:九州风雨起天阑


 


妖狐:夜火狐鸣映平川


 


吸血姬:垂死病中惊坐起(众人:啥?!)


 


山童:What does the fox say?


 


判官:……


 


妖狐:喂这不对吧!!根本不是“三句半”了好吗!而且语种都变了啊!


 


于是——


 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 


场景五.修正版


 


判官:九州风雨起天阑


 


妖狐:夜火狐鸣映平川


 


吸血姬:一年一度繁衍季


 


山童:欲……欲求不满??!


 


妖狐崩溃地直接一头撞在了山童的大石锤上。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
场景六


茨木:吾友天下第一赞!


茨木:吾友天下第一强!


茨木:吾爱吾友一辈子!


众人:妈的痴汉……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
场景七


傀儡师:咔嚓咔嚓咔嚓嘣!


妖刀姬:哈嘿呀哈嘿哈哈!


姑获鸟:伞剑伞剑飒飒飒!


妖狐:突突突突


……


妖狐愤怒地掀翻了桌子:作者你就只知道欺负我!!!!!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
场景八


桃花妖:如今奶妈不好做


蝴蝶精:闲的没事老加强


惠比寿:强也不强在奶上


三人齐齐瞩目萤草:输出担当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
场景九


三尾狐:风寒露重雨后桐


凤凰火:忽闻院里踏歌声


雪女:满园式神关不住


雨女:快走快走!


晴明:我唱歌有那么难听吗……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
场景十


八百比丘尼:昨夜星辰昨夜风


源博雅:身披寒衣立庭中


神乐:恐是心事难承受


众人:一枝红杏要出头?


晴明摇头:不出头,不出头。


樱花妖:生死与君常相守。


酒吞:鸡皮疙瘩掉一地。


大天狗:难怪你没女朋友。


茨木:吾友有吾就足矣。


     吾爱吾友一辈子。


     吾友就是吾的命。


     日日揣在心里头。


荒川:茨木一句顶十句……


大天狗:原来他有男朋友。


妖狐:小生可否插句话?


众人:不能。


红叶:人间自是有情痴。


鬼使黑:逆天改命也难从。


雪女:奈何桥下来世愿。


孟婆:了尘缘,入往生。


魑魅魍魉皆情物。


泥销枯骨雪埋首。


花开叶落两不见。


散尽长风。


……








真正的结局:


酒吞:不如我们聊别的?


     就论觉醒谁最丑。


众人面面相觑后——


“是大天狗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3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