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SK

小贞&D君←随意叫。
常年三分热度。
偏爱老番
新番(yuri、d机关)
大学狗,會畫畫,有點渣...除了畫畫沒有技能點。( ˘•ω•˘ )

【乙女向】酒草茨 〈沉迷输出见死不救〉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叮~一下,卒。哈哈哈哈哈哈草总威武

邙山一只猫:

#灵感来源于围脖那个图
#乙女向,有隐藏信息量
#私设是式神只有自己的性格,无经历,可以随便搭cp了!


  战后。
  莹草被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逼到角落。
  “刚刚我都快死了也不见你奶一口,嗯?”火红色张扬乱发的青年一只手撑在少女右侧的墙壁上,低垂着头在她耳边用沙哑的嗓音质问。
  身后的酒葫芦配合一般“哒、哒”咬了两口空气表达愤怒。
  “你不是……可以自己奶吗……”少女越说越小声,她将散发着荧光的白球搂在胸前,好像能挡一挡面前二人的强烈压迫。
  “那我呢?我也能自己奶?”
  茨木童子的地狱之手就支在她左耳边,好恐怖啊啊啊啊啊!
  莹草妄图转移话题,“呃,这个球……能不能往那边挪一点?”
  小心翼翼的戳了戳茨木宽大的袖子。
  头上长着红色树枝的青年笑了:“那你先把这个球拿开啊。”他眼神向莹草怀里的白团子递了递。
  莹草反射性紧了紧怀里的团子。刚刚战斗的时候,衣服……不小心松了……
  “嘁,挡什么,又不是没见过。”酒吞仿佛毫不在意的说着,却紧盯——
  “不仅见过,还尝过。”茨木凑近她的耳朵,燥热的气息吹在上面。
  莹草瞬间闹了个大红脸。
  她从两人之间的缝隙瞥见座敷童子探着脑袋向这边看,顿时一阵心虚,语气也急切起来:“胡、胡说什么!还有小孩在不要乱讲话!”
  远处座敷和神乐被姑获鸟一左一右拉走,隐约听到:小孩子不要看之类的。
  “呵呵……”茨木低笑,“这下没有小孩在了。”
  酒吞伸手去拉莹草的白团子:“既然你沉迷输出,我们就主动……”
  “叮~”
  白团子突然动了一下。
  酒吞不动了,“轰——”倒地不起。
  茨木怔愣片刻,与莹草面面相觑。
  莹草尝试着拿起枝条,举着团子,“叮~”
  茨木,卒。
  远处鸟姐对着这边竖起拇指:good job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新游戏中不可自拔【歪舌头狗】

评论

热度(92)